福建商會信息聯盟

本期4场进球开奖结果:近代溫州第一個知識群體的生成及其貢獻

体彩4场进球怎么买 www.gjzop.com 溫州職業技術學院學報 2019-07-12 13:47:10

? ? ? ?[摘 ? 要] ?晚清在瑞安形成的詒善祠塾師生群體,是近代溫州第一個知識群體。他們志同道合,進行了尋找自強思想資源的瑞安行動。這一知識群體有其生成的時代背景和文化土壤,有主帥、主將及其他成員,作出過重大貢獻。

? ? ? ?[關鍵詞]?詒善祠塾;孫衣言;孫鏘鳴;知識群體

光緒五年(1879年),孫衣言65歲,稱病致仕,回到家鄉瑞安,潛心研究學術,尋找自強思想資源,以詒善祠塾為平臺,“聚鄉里英才而講授之”。與其弟孫鏘鳴一起,經營多年,培育了一大批經世之才,師生志同道合,凝聚一體,形成了近代溫州第一個知識群體,即詒善祠塾師生群體。本文論述這一知識群體生成的時代背景和文化土壤,主帥、主將及其他成員,主要業績和重大貢獻。

一、知識群體生成的時代背景和文化土壤

1.時代背景

當時面臨內憂外患的中國,正在進行變法自強,逐漸推進近代史上的近代化建設或現代化建設。中國近代化的啟動,始于1860年的“洋務運動”。這可從“同治中興”說起。曾國藩以鎮壓太平天國、舉辦洋務事業而為清政府所重用,被譽為“中興第一名臣”。當時興辦洋務的,也主張經世致用。曾國藩認為:“欲求自強之道,總以修政事、求賢才為急務?!?/span>

從曾國藩、李鴻章到張之洞、袁世凱,以洋務,求富強,重經世,需變法。其進程,有“新政”“新軍”“新學”三個關鍵詞。自1901年起,晚清朝廷實行“新政”,所實施的改革推進了政治革命,也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。傳統“中學”適應社會變遷,推進文化轉型,近代“新學”興起。新學的創建,構成了社會變革的根本。

“新政”即晚清改革,其綱領性文件是張之洞、劉坤一一起上奏的《江楚會奏變法三折》,得到朝廷采納,作為指導性改革方案?!拔?,首在得人?!斃稅旖?,鼓勵出國留學,廢除科舉制度,編練新式軍隊,振興工商實業。1906年又預備立憲,改革地方官制,推行地方自治,1908年8月27日,推出中國近代第一部憲法《欽定憲法大綱》,宣布:臣民享有言論、著作、出版、集會、結社、財產居住和人身等自由和訴訟權利,以及依法定資格擔任文武官員和議員的權利。光緒、慈禧死后,宣統年間,改革沒有中斷,繼續深化。成立諮議局,繼續推進地方自治,教育改革、軍事改革更加深入,實行新經濟政策,加快中國鐵路建設。

其間,京城清議與地方士紳的活動交織互動。這個地方士紳的活動主要集中于上海、溫州等沿海地區。孫衣言是曾國藩的手下,也尋找自強思想資源,在家鄉瑞安將行動不斷深化。而后清流人士黃紹箕(1854—1908年),是張之洞身邊的人,為? 其幕僚之一,是溫州、瑞安與京城互動的又一位關鍵人物。

后來參與《江楚會奏變法三折》起草人之一的黃紹箕,通過回鄉和書信,不斷將朝廷的新信息、新動向反饋到家鄉瑞安,并進行晚清改革前的探索性實踐。1895年農歷三月,侍父南歸,至上海,與張謇、汪康年等組織強學會上海支部,至仲秋,回到家鄉,其弟黃紹第也回鄉,集合眾人發起,于1896年在瑞安創立學計館,積極興辦新式學堂。1897年瑞安多人加入上海務農會,當年冬,在瑞安成立務農分會。1898年黃紹箕將《勸學篇》初版寄贈孫詒讓,孫詒讓閱后,“有筆記十三條”[1]。朝廷變法議興,中樞頒發咸豐年間馮桂芬撰寫的《校邠廬抗議》,令官員簽注得失,軍機處呈簽79件,光緒僅選中張之洞、劉坤一、黃紹箕呈簽的8件,留備省覽,余皆發還。1898年黃紹箕、黃紹第還寫信給浙江藩司惲祖翼,請轉浙江陳巡撫并商請兩浙鹽運使,在溫郡鹽局近年增解項下撥款,補助瑞安學計館費用。1899年農歷五月初九,黃體芳逝世于瑞安。五月初十日,尚未知悉黃體芳病逝的張之洞致電黃紹箕,請偕尊大人來湖北,主講鄂省自強學堂,或入署辦筆墨,歲修均千二百金,另給零用。農歷五月二十三日,張之洞致電黃紹箕,并匯三百金,以助喪葬。時黃紹箕已回到家鄉。1902年1月10日,為推行變法新政,張之洞推薦人才伍廷芳、黃紹箕、王先謙、繆荃孫、沈曾植、陳寶琛等12人。農歷正月,兩江、湖廣會設江楚編譯局,張之洞延請黃紹箕、繆荃孫為總纂,羅振玉為副總纂。1904年7月24日,張之洞致電黃紹箕,代為請孫詒讓到武昌,任存古學堂監督。1907年8月28日,再次致電請孫詒讓為存古學堂總教。1905年張之洞立其父張锳墓神道碑,由黃紹箕書寫。1907年1月6日,奉上諭,黃紹箕悉心籌劃辦理興建曲阜學堂。1908年1月26日,黃紹箕病逝,張之洞題挽聯:青藍教澤留江漢,生死交情痛紀群?;粕芑戳宋夜諞徊俊噸泄逃貳?,對中國教育史學科的建立,有開創之功。

2.文化土壤

瑞安,曾經是12、13世紀之交南宋永嘉學派最為活躍的地方,后來又是19、20世紀之交永嘉學派重振復興的中心。800年前,南宋永嘉學派在瑞安繁榮,陳傅良、蔡幼學、葉適等一批學者講學、著述,重文興學育才,推進學術創新,形成了溫州學術文化史上的一個高峰。后來,由于晚清孫衣言、孫鏘鳴、孫詒讓的不遺余力,使得中斷600年的永嘉學派得以復活重光,瑞安是復興之地。

面對日益深重的內憂外患,孫衣言將學術視為鄉邦之大事。他以重振永嘉學術為己任,在全國各地四處征訪鄉先生遺著,借閱抄寫,恣意購求,多本互校,從南京到瑞安,與兄弟、兒子、朋友一起,堅持了10多年,整理編輯刊刻《永嘉叢書》,共15種253卷,帶動了近代溫州鄉邦文獻的整理、刊印和研究,從此促成了溫州學術文化史上的又一個高峰[2]1-4。因此,宋恕說:“永嘉之學,陳葉其尤。人亡緒墜,七百春秋。天遣先生,崛起荒陬。表章遺書,文與之侔?!?sup>[3]237

近代瑞安,“新學”發展較快,實業得以推進,成為文明高地。100多年來,瑞安走在近代史上推進現代化建設實踐的前列。學界一般將晚清稱為近代前期,將民國38年稱為近代后期。從文明布局看,溫州北有名勝雁蕩山,西有耕讀楠溪江,東有人文永嘉場,南有晚清玉海樓。溫瑞塘河是溫州地區的中軸線,連接著兩個文明高地:一頭在永嘉,另一端則在瑞安。近代中國,沿海日益成為促進內陸變革的重要因素。

如晚清新式學堂,120年前首先在瑞安興辦。孫詒讓認為:“學計館之開,專治算學,以為致用之本?!彼?,先在瑞安創辦算學書院,改名學計館。學計館畢業的學生后來為瑞安縣志局選用,以新法測繪全縣55都地圖。1896年項芳蘭在瑞安創辦方言館,是浙江省最早的外國語學校,瑞安籍的留學生差不多“盡出其間”。辛亥革命前溫州地區外出的留學生總數中,瑞安人數最多,占近四成?!肚宕д呦蟠肥杖胛輪蕕厙難д?人,都是瑞安人,如果將晚年定居瑞安城的青田人端木國瑚也算在內的話,則有5人。20世紀中華書局出版的《十三經清人注疏系列叢書》,其中有2種是瑞安人的著述。近代瑞安人,興辦實業,發展工商,在溫州辦報,引進石印技術,最早使用鉛字排版印刷,等等?!段輪菔兄盡罰?988年版)收入近現代人物中,瑞安籍人物約占1/4。2013—2016年,浙江省人民政府公布的《第三批浙江省珍貴古籍名錄》中,屬溫州的珍貴古籍名錄有70多部,八成是瑞安人的著作或原藏于瑞安。近代溫州地區的知識群體,第一個、第二個,乃至第三個,基本上都是由瑞安人組成。第二個知識群體是陳虬為核心的利濟醫人群體,也以瑞安城為中心,向全國輻射。陳虬等創辦利濟醫院,采用的《利濟教經》被認為是“近代中國知識分子自編的最早的新式教科書”[4]?!獨醚帽ā肥侵泄鈐緄母咝?萍佳П?,利濟培養的數十位醫師,成為近代溫州新式醫學的帶頭人。第三個知識群體以陳黻宸為首,他們在上海創辦的《新世界學報》,是中國最早的純學術期刊,“與其他一些多刊載譯著的學術刊物不一樣,《新世界學報》所刊載的幾乎全是自著的、且具有相當高水平的學術論著?!?sup>[5] 這一知識群體中的大部分人,后來轉入北京大學,成為胡適先生眼中的“北大的溫州學派”。

二、知識群體的主帥、主將及其他成員

這一知識群體的主帥、主將是孫衣言和孫鏘鳴。

孫衣言(1815—1894年),是連接曾國藩到張之洞與家鄉瑞安互動的軸心人物。他生長在瑞安,考中舉人后,又考取國子監教習,教授琉球學生,36歲時考中進士,先在朝廷任職,編書和教授惠親王諸子讀書。1858年任安徽安慶知府,戰亂中,請假回鄉。1863年按曾國藩之令,代理廬鳳潁兵備道,次年,因母親病逝回家守制,不久,應邀主講于杭州紫陽書院,兼任浙江官書局總辦。后來的10年中,先后擔任江寧布政使、江寧鹽巡道、安徽按察使、湖北布政使。65歲時,朝廷任命他為太仆寺卿,他不赴任,回了瑞安老家,并把精力用于詒善祠塾培養人才上。1880年修訂《詒善祠塾課約》。孫衣言的許多做法,深受曾國藩的影響。宋恕說:“當是時,孫太仆歸田,提倡鄉哲薛、鄭、陳、葉之學,設詒善祠塾,以館英少?!?sup>[3]453 1888年在瑞安建造玉海藏書樓,也對詒善祠塾學生開放。1893年黃體芳在為孫衣言79歲祝壽時說:“比年吾鄉儒風士習勝于往時,人知向學,蓋皆吾師倡導之力?!?sup>[6]他的一生,致力于從溫州文化遺產中尋找自強思想資源,推進家鄉的文化建設和經世人才的培養,搜集鄉邦文獻,留存了玉海樓藏書等一筆豐厚的文化遺產,其藏書和遺稿有10多種被列入國家珍貴古籍名錄。

孫鏘鳴(1817—1901年),是晚清教育家、史學家,也是溫州文化遺產最重要的守護人之一。他25歲考中進士,官廣西學政,48歲以言本籍事罷官,宋恕說他是“為民請命”,被“勒令休致”,以后的30多年,先后任教于蘇州、南京、上海、溫州各書院。他的一生,有幾件事,值得一說。一是道光二十七年(1847年),當考試官,李鴻章、沈葆楨出其門下。二是奉命在本地辦民團,與金錢會相斗,潘岱硯下祖居被焚。三是培育一大批人才。門下著錄數千人,其中最著名的有宋恕、楊晨、周瓏、黃紹箕、洪炳文等。四是整理和研究地方文獻,撰寫《東甌大事記》《東嘉詩話》,撰寫周行己、陳傅良的年譜,主持整理并刊刻孫希旦著作《禮記集解》,從家譜中抄錄宋代溫州人著作《開禧德安守城錄》,抄錄明代溫州人著作《鶴泉集》,保存了一大批鄉邦文獻。在尋找自強思想資源的瑞安行動中,他與孫衣言是最親密的同伴。1902年宋恕《外舅孫止庵師學行略述》對孫鏘鳴的學問與品行做了簡明概述。

這一知識群體的其他成員,陸續聚集的地點為瑞安縣城的詒善祠塾。

1875年孫衣言營造新居于瑞安城北,號劭嶼寓廬,時詒善書塾已興辦。孫衣言《詒善堂匾跋》對“詒善”二字有解釋:“求其大要,不過忠厚樸儉,不專利,不倚勢,安分守法,而子弟務令勤苦讀書,則所以為善能自得之矣?!?sup>[2]3這一知識群體相繼集聚在孫衣言、孫鏘鳴兄弟周圍,在孫衣言回到瑞安后的第二年便形成一定的規模。1880年孫衣言重新修訂《詒善祠塾課約》,并悉心加以經營,以“務求知古如君舉(陳傅良),尤喜能文似水心(葉適)”為辦學理念,將葉適文集、陳傅良文集作為學生首選必讀書本,還要求讀薛季宣、王十朋和周行己等鄉先生的文集。

詒善祠塾興辦10多年,相繼培養人才頗多。除孫詒讓、楊晨是自小隨從孫衣言讀書外,后來主要有宋恕、項芳蘭、項方蒨、胡調元、周瓏、周拱藻、周煥樞、周恩煦、周恩錡等,早期學生有林用霖、金鳴昌、章楷等,先后有數十人。胡珠生從清末硃卷還補充了徐定超、陳虬等多人?;鋪宸家菜底約捍有【透嫠鏌卵遠潦??;粕芑?、王岳崧、洪炳文也曾經師從孫鏘鳴。這些人構成這一知識群體的主要成員。師生之間有共同的志向,知識群體的凝聚力也較強。

孫詒讓(1848—1908年),8歲時,其父孫衣言就以《周禮》教導他。孫衣言在南京任職時,又把孫詒讓帶在身邊,讓他結交了當時的一批著名學者,后來又指導他編撰《溫州經籍志》。如果說孫衣言注重的是溫州學術的傳承與創新,那么孫詒讓就不止于此。他隨父親走出偏于海隅的瑞安,遍結天下名士,廣交海內鴻儒,卷入了清同治、光緒時期的學術核心圈,盡管他按照父親的要求也致力于編纂《溫州經籍志》,也力助戴咸弼編輯《東甌金石志》,但并沒有局限或牽拘于瑞安或溫州。孫詒讓治學,有家學淵源,但他請益多師,沒有門戶之見,他的經學研究以《周禮正義》為最,他的《墨子間詁》則集晚清墨學之大成。又由于經學研究離不開語言文字學,而撰有《契文舉例》《古籀拾遺》《名原》等著作。在其父雙眼幾乎失明的晚年,他繼續父輩開創的事業,在家鄉興辦新式學校,提倡發展實業。

楊晨(1845—1922年),字定旉,又為定孚,黃巖路橋人。孫詒讓從妹夫,孫鏘鳴女婿。曾兩度師從孫衣言。光緒三年(1877年)進士,授翰林院庶吉士,國史館協修、編修。升御史,歷任山東道監察御史、工部給事中、刑部掌印執事中等職。光緒二十三年(1897年)母卒,辭官歸鄉。創辦越東輪船公司,開創臺州航運業,以永寧號輪船航行于臺甬間,1908年兼航溫州。著有《崇雅堂文稿》四卷、《崇雅堂詩稿》二卷、《三國會要》等,編輯《臺州叢書乙集》等多種。1914年楊晨《湖墅倡和集》由瑞安廣明印書局石印。

宋?。?862—1910年),平陽人,孫衣言、孫鏘鳴的學生,后來成為孫鏘鳴的女婿,移居瑞安并去世于此。在詒善祠塾讀書中成長,現存宋恕早年就讀于詒善祠塾的多冊課作有老師孫衣言、孫鏘鳴的許多圈點和批語。他主張設議院、行西律、辦西學,易西服,批評“夫為妻綱”,宣傳婦女解放,是中國近代思想史上十分值得研究的思想家。

項芳蘭(1859—1909年),又名崧,字申甫,瑞安南堤人。在詒善祠塾學習期間,孫衣言贊其文“詳整有體要”。他在家鄉興辦新式學堂,1896年創辦的方言館,是近代浙江最早的外國語學校。他曾任瑞安公立縣中學堂副總理,1908年孫詒讓逝世后由他接任浙江教育會會長。

項方蒨(生卒年不詳),號蔥畦,項霽的長孫,項驤的大伯。光緒十六年(1890年)歲貢。師從孫衣言學桐城文章義法,著有《蔥畦文稿》一卷(溫州市圖書館存有玉海樓抄本)和《七政四馀命學》(宣統元年刊刻本)。

胡調元(1858—1927年),字蓉村,又為榕村,瑞安人,胡玠從子。光緒十七年(1891年)中舉人,二十一年進士,曾任金壇、寶山知縣。著有《補學齋詩鈔、文鈔》(1913年刊刻發行),另有《補學齋梓馀吟草》二卷、《補學齋聯語》二卷(今存鈔本)。

周瓏(1859—1895年),字伯龍,瑞安人。宋恕的三連襟。善書法,尤以篆書揚名。出使英國隨員,病逝于英國倫敦使館,年三十七。宋恕、孫詒讓等題有挽聯。

周拱藻(生卒年不詳),字仲龍,周瓏弟,瑞安人。光緒十四年(1888年)舉人,曾任山東學務處文案。善篆籀。

周煥樞(? —1899年),字麗辰,號欠泉,后改名觀,泰順人。約1883年在詒善祠塾,師從孫衣言,與宋恕同學。1893年致宋恕函曾回憶說:“煥樞十年前游于瑞安孫太仆師之門,于時同學多翩翩英才?!彼嗡⌒闖傘讀耙欏煩醺辶惱?,1893年曾給周煥樞閱讀。周煥樞回復說:“大著《卑議》六十四章,偉然經世之儒,可師也?!?/span>

周恩煦(? —1902年),字曉芙,泰順人。師從孫衣言、孫鏘鳴、黃體芳,光緒十一年(1885年)拔貢,官江蘇直州州判。后隱居南京冶山八年,撰《九經通義》,稿未成而病逝。其弟周恩湛、周恩錡與其子周紹徽輯編遺留的詩文為《晚華居遺集》七卷,影印收入《清代詩文集匯編》。

周恩錡(1875—1934年),字季蘭,泰順人,周恩煦弟。詒善祠塾學生。光緒年間副貢。精通文史,曾受聘為浙江省考官。

王岳崧(1847—1924年),號嘯牧,瑞安人。孫鏘鳴的學生。同治十二年(1873年)舉人,光緒六年(1880年)以大挑二等授開化訓導。曾鄉居授徒。光緒十五年(1889年)考中進士,初攝安徽潛山,后歷署望江、蒙城、霍丘知縣。1903年清政府設立商部,鼓勵各地商人組織商會發展商業,繼瑞安商會8月開辦后,光緒三十一年(1905年)10月,王岳崧被推舉為溫州府商務分會首任總理,次年正月廿二日獲得農工商部批準。

洪炳文(生卒年不詳),在其師孫鏘鳴七十壽、八十壽辰時,都有慶賀詩文,載《花信樓文選》(浙江省圖書館藏有稿本)。

林用霖(1816—1886年),字亨父,泰順人,林鶚之子。曾官霞浦典史,著有《望山草堂詩續》,繼續父親編纂未完的泰順地方志書《分疆錄》十三卷。

金鳴昌(1849—1913年),號稚蓮,后易名金晦,號遯齋,瑞安林垟人。詒善祠塾學生。入縣學科考,常居榜首,與黃紹箕、孫詒燕同時中秀才,被譽為“庠中三君”。好讀戴望《顏氏學記》。參加求志社,嘗著《治平述略》。光緒十四年應楊鏡清之邀,受聘往平陽江南白沙鄉授徒,后掌教于金鄉獅山書院,劉紹寬、黃慶澄、鮑銘書等是他的學生。在林垟,獎掖后進,提攜金嶸軒、金慎之等。光緒十七年后,移居平陽縣城東門,與人合資創辦叔和醬園,“以賣漿自晦”。金鳴昌是將詒善祠塾學風南傳至平陽江南的主要人物。

章楷(1842—1918年),號質敷,青田人。同治九年(1870年)舉人,歷任山東省府秘書、青田縣教諭等職。光緒元年(1875年)受聘編纂《青田縣志》,為主要編纂人之一。

三、知識群體作出的重大貢獻

1.復活振興永嘉學派,編輯刊刻《永嘉叢書》

孫衣言模仿其師曾國藩,尋找自強之策,把永嘉學派看作自強思想資源之一。他在自己后半輩子的40年中,??笨塘搜拘獨擻錛?、陳傅良《止齋集》、葉適《水心集》等10部宋代溫州著作。如把黃體芳按照他老師孫衣言的意思刊刻葉適的著作《習學記言》算在內的話,共計16種300多卷。又歷經18年,他編輯《甌海軼聞》,成近百萬字的巨著,梳理永嘉學術主線,又編成《永嘉集》內外編74卷。孫鏘鳴、孫詒讓等也一起努力,他們做了大量的鄉邦文獻的保存和整理工作。孫鏘鳴撰寫或保存、整理的地方文獻,已被列入浙江省人民政府發文公布的《第三批浙江省珍貴古籍名錄》中的有10部。詒善祠塾師生群體的相當部分人,都重視并參與鄉邦文獻的整理與研究。近代瑞安家庭藏書的風氣自此形成。

時宋恕以此舉為“天荒首破,曙光乃來”[3]467,“于是溫人始復知有永嘉之學”[3]325。這一努力,使得區域遺產轉變為活的文化,也導引了民國時期溫州地區的三次鄉邦文獻的整理、刊印與研究,為后永嘉學派的生成與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,對近代中國也產生了不小的影響??凸凵纖?,他們是在近代的新時期,重估舊文明,試圖從傳統文化中發明現代性,發現新文化,尋找現代性的本土基因,尋找自強思想資源,以振興永嘉學派而進行現代性建構。

2.參與設計晚清改革方案

參與設計晚清改革方案,除黃紹箕外,還有陳虬、宋恕、黃慶澄、洪炳文,稍后則有孫詒讓。他們從尋找自強思想資源,發展到討論變法自強,設計達得如何求富的途徑。

陳虬于1893年刊刻《治平通議》。該書共八卷,包括《經世博議》四卷,《救時要議》《東游條議》《治平三議》《蟄廬文略》各一卷。其書名“治平”,即“治國平天下”的略語。該書是最早明確主張全面變法的一部論著。他認為欲圖自強首必變法。主張變法維新是該書的主題。他提出變法改制的各項對策,如“開新埠”“廣商務”“興地利”等“富策”14項,“開鐵路”“并督撫”“弛女足”等“強策”16項,“開議院”“廣言路”“培人才”等“治策”16項,形成了比較完整的改革方案。他在政治上提出“以西衛中”,主張借用西方議院模式;在經濟上采用西方專利制度鼓勵發明創造,仿效西方成立股份公司;在教育文化上主張廢科舉,改考藝學、西學、國學、史學、古學等,主張創辦新學,以培育人才。該書還對傳統法律的改革發表意見,見解獨到,尤其是其廢除死刑的議論,為中國法律思想史上所首見。10年后,樂清劉之屏認為,《治平通議》熔鑄今古,貫穿中外,開中國變法之先河[7]。

宋恕于1892年撰寫初稿、1897年刊刻《六齋卑議》。該書四篇,前兩篇“指病”,抨擊當時社會、制度和學術的弊??;后兩篇“擬方”,提出變法的建議主張和分析變法的基礎條件。宋恕主張改變教育制度,“取法日本”,開辦新式學校,倡導社會教育;先振興古學,強調民間開辦報館、辦學會;改革政治制度,并提出具體的改革方案;在法律改革方面,廢除一切刑訊逼供,解放婦女,婚姻雙方當事人應親自簽署婚書。宋恕認為變法先要“更律”,更改法律是維新變法的前提條件,并提出具體的法律改革內容。其目的是要變君主與官吏的天下為人民百姓安居樂業、各得其所的天下。宋恕對政治改革的建議具有理論深度,對程朱理學的批判尤為激烈。該書對變法維新運動的開展具有一定的影響。

黃慶澄是金晦的學生,1889年任教于上海梅溪書院,1891年在安徽潛山縣任幕僚,1893年到日本考察,第二年刊刻《東游日記》。他認為要學習吸收西方的先進政治制度和科學技術,“以彼之長補吾之短”,“但師彼之法,而不師彼之意”。他于1895年刊刻《湖上答問》,提出“救時之法”,闡明“理財之法”。

洪炳文于1896年對變法自強有設計?!痘ㄐ怕ノ難 肪砣小陡還勘邸?,又有《自強之道以何者為先論》、《正人心儲人材策》《溫郡土產如何興辦》《溫州海防議》等。洪炳文討論變法自強,能結合溫州地區的實際情況來探討,難能可貴。惜該書的刊刻傳播情況未獲悉。

光緒二十六年(1901年)十二月初十日,朝廷下詔,將變法自強,廣求眾議,限兩個月內。盛宣懷托費念慈,請孫詒讓撰寫條陳。孫詒讓以《周禮》為綱,西政為目,旬日之間,草成《變法條議》四十篇,提出改革主張。第二年,該文稿由瑞安普通學堂刊行,名《周禮政要》。該稿本今藏在南京圖書館,列入《第一批國家珍貴古籍名錄》,名錄號為01338。該書認為,“數十年來,中外交涉之事,首在通商”,而要振興中國商務,應“立商部,以執商務之總”,并“于各行省及商埠,廣開商務學堂”,“更廣開商務報館,譯西國商務有用之書,究西國商人習用之語言文字,以開其智而精其術”。實行新政的朝廷,也在兩年后(1903年4月)宣稱“通商惠工,為古今經國之要政”,以“阜民財而培邦本”,命令盡快制定商律,并于當年9月宣布設立商部,并將商部作為朝廷振興實業的總機關,還鼓勵和支持國內商人設立商會組織。在溫州地區,瑞安最早(1905年8月)成立商會,孫詒讓出任總理。雪克在《大戴禮記斠補》點校中指出,在書中,無論作者擴大民權、限制君權、改變君主臣奴的主張,還是對照西制,一再贊揚西國“其制極精密”“工藝之巧冠絕五洲”,進而要求“極宜仿西法”,莫不表明作者崇尚西方新政和新政所帶來的科學技術的成就。在孫詒讓看來,新政雖出西方,但證以《周禮》一經,“吾二千年前之舊政已發其端”了。在這里,崇尚西方新政與發揚光大周制之精粹統一起來,這正是孫詒讓托古改制思想的一種體現。由于書中所陳,皆當時國人所關注的變革社會富國強民的施政大事,又能切中時弊,瑞安初刻刊成后,上海各書局亦爭相刊布,風行一時,影響深遠,多獲時人好評。[8]

一個縣城,居然會有這么多的人,時間又是這么早,就開始參與設計、積極討論變法自強、改革發展的方案,這在中國十分罕見。其中原由之一不能不歸因于詒善祠塾的教育。

3. 積極倡導興辦新式學校

孫詒讓于1897年寫給梁啟超的信中說:“富強之原,在于興學,其事深遠,非一蹴所能幾?!?899年又說“自強之原,莫先于興學”。1896年這一知識群體發起創辦瑞安學計館和方言館。1902年瑞安學計館與方言館合并為瑞安普通學堂,也即后來堅持至今的瑞安中學。1896年創辦溫州城區第一所小學堂。1896年傳教士蘇慧廉在溫州城區創辦藝文書院,1901年舉行藝文新校舍建成后的開學典禮,新合并的瑞安學計館和方言館兩館師生遠道前來參加。孫詒讓認為,藝文學堂是用西洋文明開發溫州地方的民智。1897年永嘉蠶學館開辦。1899年孫詒讓與金晦等人集資,在溫州城區創辦瑞平化學學堂,改詒善祠塾為校舍,1902年成立溫州府學堂。

1904年劉紹寬到日本考察學務,瑞安籍留日學生許燊在座談會上提議溫州、處州兩府當會辦學務。1905年溫州、處州兩府合設學務分處。1896—1905年溫州、處州兩府合作辦學共85所,1906—1908年三年中辦學達224所,處于浙江省前列。晚清溫州創辦新式學校,民間辦學的積極性高于省內其他地區。僅1908年上半年平陽縣就創辦新式學堂50所,其中官立學堂僅1所。據《浙江教育官報》1911年第64期記載,以1910年浙江各縣設立簡易識字學塾情況看,當時要求大縣辦10所,中縣辦8所,小縣辦6所,全省各縣應設立620所,實際設立1 057所,多設70%,其中溫州所屬永嘉、瑞安、樂清、平陽、泰順最為先進,應設44所,實際設立126所,多出186%[9]。溫州地區興辦新式學校,走在了整個浙江省的前列。

4.推進新農業和工商實業的發展

這一知識群體于1897年實驗和研究農學,1898年成立務農會瑞安支會,購買洋式農具,采用西法,試種湖桑、甌柑等,開展試驗,走在當時我國的前列。1897年這一知識群體的主要骨干積極實驗和研究農學。

1896年務農總會(也稱上海農學會)在上海成立。1897年《農學報》創刊。從早期《農學報》可知,早期陸續加入上海農學會的有黃紹箕、洪炳文、伍恭寅、黃士芬、金啟商、黃紹第、陳虬、劉秉彝等。光緒二十三年十二月,黃紹箕集合瑞安同仁,集資合力,集80股,一股銀洋10元,訂立章程52條,組織50多人,成立瑞安務農支會,系上海農學會的分會,會址在卓忠毅公祠內[10]?!杜┭Пā返?9冊刊登黃紹箕《瑞安務農支會敘》,第33冊刊登《瑞安務農支會請官立案稟》。他們集資千元作為股本,購地四十畝,托上海農學會代購湖桑八千株,種植栽培?;粕芑煌憑偃位岢?,黃紹第為副會長,洪炳文為試驗部部長兼主采訪,孫詒讓為研究部部長,項芳蘭、周拱藻為總司收支,許黻宸、陳范、王鏡澄、林向藜為總司賬務。他們制定章程,并認為,“農學為富強之本,其于本邑尤為急務”,欲“摭西學之精微,培中華之地寶”,“欲求富強,必以廣興農業為首務”,“成此美舉,以惠地方”。其中,孫鏘鳴的學生洪炳文根據采訪所得資料,編寫《瑞安農事述》《瑞安土產表》《甌越茶述》《甌漿志略》等,刊登在《農學報》1897年、1898年上。周拱藻對瑞安蔬菜瓜果也有所記述。

他們還支持和參與興辦礦務,尤其是倡議和推動新式輪船航行南北。1904年項湘藻、項崧等租用“湖廣號”客貨輪,行駛于瑞安與寧波之間。半年后,改為自購小輪航行于溫州至瑞安的內河。至1915年購汽船以航行,公司改名“通濟”,進而創辦瑞平內河汽輪運輸公司及經營飛云江輪渡。1926年,又經營平陽至瑞安、鰲江的往返客運航線。

近代以來,由于瑞安人的努力奮斗,由此在溫州地區逐漸形成了一種積極興辦新式學校、樂于接受外來的先進思潮、提倡和崇尚實業的社會風氣,積淀為一種創業創新、致力于民生改善的區域文化。


[注 ? ?釋]

??古籍10部為《孫氏世系表》《溫州氏族韻編》《止庵日記》《呂氏春秋注補正》《禮記集解》《陳文節公年譜》《東甌郡縣建置沿革考》《海日廔札記》《月泉詩派》《鶴陽謝氏家集》。

???光緒二十三年(1897年),《六齋卑議》由上海千頃堂活字排版印發。

???光緒二十一年(1895年),《湖上答問》為溫州詠古齋刊刻本。

[參 考 文 獻]

[1]孫延釗.孫衣言孫詒讓父子年譜 [M].徐和雍,周立人,整理.上海: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,2003:287.

[2]洪振寧.“溫州學”研究的先驅——紀念孫衣言先生誕辰200周年[J].溫州職業技術學院學報,2015(4).

[3]宋恕.宋恕集 [M].胡珠生,編.北京,中華書局,1993.

[4]熊月之.西學東漸與晚清社會 [M].上海:上海人民出版社,1994:666.

[5]汪林茂.從傳統到近代:晚清浙江學術的轉型 [M].北京: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,2011:354.

[6]黃體芳.黃體芳集 [M].俞天舒,編.上海: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,2004:177.

[7]劉之屏.盜天廬集 [M].袁國唐,校注.北京:線裝書局,2012:7-8.

[8]孫詒讓.孫詒讓全集·大戴禮記斠補:外四種[M].許嘉璐,主編,雪克,點校.北京:中華書局,2010:8.

[9]浙江教育史 [M]. 張彬,主編.杭州:浙江教育出版社,2006:374-375.

? [10]孫延釗.孫延釗集 [M] .周立人,徐和雍,編.上海: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,2006:290-291.


[收稿日期]?2017-11-20

[作者簡介]?洪振寧(1954—),男,浙江溫州人,溫州市社會科學界聯合會原副主席,兼職教授,主要從事溫州人與溫州文化研究.

[出版刊期]?2017年第4期(2017年12月25日出版)


本公眾號主要推送《溫州職業技術學院學報》最新刊期目錄、特色欄目與獨家策劃專題的學術成果和其他優秀文章,以及編輯部征稿、選題策劃、學報活動、會議通知等學術信息。您可以針對有關內容發表評論、闡述觀點,也可以直接提出意見、建議和要求。您的關注將會促進我們辦刊水平的更快提升,推動學術交流的更加深入,幫助我們更好地服務于廣大讀者。

添加關注方法

1.微信→發現→掃一掃,掃描下方二維碼添加關注;

2.微信→通訊錄→添加朋友,搜索微信號“wzzyjsxyxb”,進行關注;

3.微信→通訊錄→添加朋友→查找公眾號,搜索中文名“溫州職業技術學院學報”,進行關注;

4.點擊文章標題下藍字“溫州職業技術學院學報”添加關注。

歡迎關注,歡迎分享到朋友圈、微信群或轉發給好友。需了解更多內容,還可到郵局訂閱本刊,或登錄本刊官網(投稿平臺)//wzzyjsxy.paperopen.com和中國知網、萬方數據庫、重慶維普等網站。

Copyright ? 福建商會信息聯盟@2017